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我国汽车及零部件出口政策和管理方面问题分析

  我国汽车及零部件产品具有国际比较优势,国际市场需求潜力巨大,但与发达国家和新兴工业化国家(地区)相比仍有很大差距,存在出口经营粗放、品牌和营销网络缺失等问题。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国家有关部门对出口企业的管理和指导有待加强,现行政策法规难以推动出口产品结构和市场结构调整,仍缺乏鼓励企业实施国际化经营的政策和环境。对此,必须采取积极措施加以应对。



    ——我国汽车产品出口现状和面临的形势



    近年来,我国汽车及零部件出口呈现快速发展态势,2001年至2007年汽车及零部件出口数量年均增长近50%。但是,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自2008年下半年以来,我国汽车及零部件出口增速大幅下降。



    统计资料显示,2008年,汽车整车出口68.07万辆,同比增长11.1%,增幅回落67.85个百分点,出口金额96.33亿美元,同比增长31.75%;汽车零部件出口金额232.3亿美元,同比增长19.8%;发动机出口42.6万台,同比下降15.7%,出口金额7.17亿美元,同比下降4.43%。2009年前三季度,全国汽车商品累计出口金额257.81亿美元,同比下降33.57%。其中整车出口金额33.84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减少52.57%。



    我国汽车产品具有国际比较优势,国际市场需求潜力巨大。国家有关部委从2006年起就着手起草《关于促进我国汽车产品出口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2009年10月23日,商务部等六部委以“商产发[2009]523号”文件发布了《关于促进我国汽车产品出口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



 六部委认为,经过近年来的快速发展,汽车产品出口已成为我国汽车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和转变外贸增长方式的重要载体。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我国汽车产业应该按照“保增长、扩内需、调结构”的总体要求,落实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以促进我国汽车及零部件出口持续健康稳定发展。



    益普索上海分公司汽车研究主管张晓雄表示,意见中提出的发展目标非常明确,具体措施所涉及的范围也很全面。但是,必须制定配套的实施细则,才能确保具体措施落实到位。建议国家有关部委针对意见中的指导原则,制定综合的或专项的实施细则,特别是制定具体的金融支持和财税鼓励政策。



    --国家有关部门对出口企业的管理和指导有待加强



    从总体看,目前我国汽车及零部件出口与发达国家和新兴工业化国家(地区)相比仍有很大差距,尚处于起步阶段,存在出口经营粗放、品牌和营销网络缺失、自主创新能力不强、出口产品附加值不高、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亟待加强等问题,需要国家有关部门加强对出口企业的管理和指导。



    据益普索咨询公司分析,目前我国在汽车产品在出口管理方面主要存在两个问题:



    一是市场法规政策信息不及时、不通畅。由于政府部门的信息服务滞后,企业获取政策支持的程序过于繁杂、成本过高,以及商检、海关等各职能部门对已经发布的市场法规政策理解的不一致,造成出口或对外投资企业的前期重复投入成本过高。



    二是企业国际化经营缺乏政府与行业的统一协调。同一市场的中国汽车企业经常出现相互压价和恶性竞争的现象,既影响中国产品的品牌形象,也无法有效保障国内企业的整体利益。 



 --现行政策法规难以推动出口产品结构和市场结构调整



    目前,我国汽车出口产品结构和市场结构不合理,影响整体效益的提升。



    从出口产品结构看,整车出口特别是轿车出口以适应发展中国家中低端市场需求为主,市场面临的竞争者主要是国内企业本身。汽车零部件的出口仍然是以低附加值的产品为主,主要集中在劳动密集型的汽车电子电器、仪表及资源密集型的轮胎、车身附件及零件、车轮及零件、发动机及零部件、制动器及零件、挂车半挂车及零件、汽车照明及信号装置等。以上汽车零部件出口金额占零部件出口金额的70%以上。



    从出口目标市场看,整车出口市场90%在发展中国家,欧盟和美国仅占10%,主要市场是中东、非洲、东南亚和南美等。汽车零部件的出口市场与整车截然相反,63.5%的产品出口到发达国家。但是,国家现行政策法规难以推动汽车及零部件出口产品结构和市场结构的优化调整。



    --缺乏鼓励企业实施国际化经营的政策和环境



    业内人士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法》规定,国家通过进出口信贷、出口信用保险、出口退税及其他促进对外贸易的方式,发展对外贸易。但是,现有的出口信用机构融资成本较高,且众多中小企业得不到金融优惠政策支持,我国还缺乏一套整体的鼓励企业“走出去”的优惠政策。



    目前对企业海外项目的政策扶持存在以下问题:



    一是鼓励政策总体支持力度不大,国际上常用的一些鼓励政策措施,如财政政策中的海外投资亏损提留、所得税减免等,在中国尚未实行。



    二是鼓励政策存在所有制限制,有些政策只针对国有企业,这与中国总体改革的取向不符。



    三是鼓励政策缺乏明确的区域导向,企业“走出去”存在严重的“扎堆”现象。



    四是鼓励政策比较关注出口贸易领域,对企业“走出去”境外投资缺乏相应的政策指引。另外,外汇管理体制过严也阻碍了境外投资的发展。

(来源:新华社 )